当前位置:中华加盟资讯网-创业国学《后汉书·铫期传》原文及译文,节选自铫期传
《后汉书·铫期传》原文及译文,节选自铫期传
2022-07-27

《后汉书》是由南朝宋时期历史学家范晔编撰的纪传体史书,属“二十四史”之一,与《史记》《汉书》《三国志》合称“前四史”,主要记述了东汉195年的史事。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,和大家一起分享。

《后汉书·铫期传》原文及翻译

原文:

铫期字次况,颍川郏人也。长八尺二寸,容貌绝异,矜严有威。父猛,为桂阳太守,卒,期服丧三年,乡里称之。光武略地颍川,闻期志义,召署贼曹掾,从 徇蓟。时,王郎檄书到蓟,蓟中起兵应郎。光武趋驾出,百姓聚观,喧呼满道,遮路不得行,期骑马奋戟,瞋目大呼左右曰“跸”①,众皆披靡。及至城门,门己 闭,攻之得出。行至信都,以期为裨将,与傅宽、吕晏俱属邓禹。徇傍县,又发房子兵。禹以期为能,独拜偏将军,授兵二千人,宽、晏各数百人。还言其状,光武 甚善之。使期别徇真定、宋子,攻拔乐阳、高禾、肥累。

从击王郎将皃宏、刘奉于巨鹿下,期先登陷陈,手杀五十余人,被创中额,摄帻②复战,遂大破之。王郎灭,拜期虎牙大将军。乃因间说光武 曰:“河北之地,界接边塞,人习兵战,号为精勇。今更始失政,大统危殆,海内无所归往。明公据河山之固,拥精锐之众,以顺万人思汉之心,则天下谁敢不 从?”光武笑曰:“卿欲遂前跸邪?”时,铜马数十万众入清阳、博平,期与诸将迎击之,连战不利,期乃更背水而战,所杀伤甚多。会光武救至,遂大破之,追至 馆陶,皆降之。从击青犊、赤眉于射犬,贼袭期辎重,期还击之,手杀伤数十人,身被三创,而战方力,遂破走之。

光武即位,封安成侯,食邑五千户。时,檀乡、五楼贼入繁阳、内黄,又魏郡大姓数反复,而更始将卓京谋欲相率反邺城。帝以期为魏郡太守,行大将军事。 期发郡兵击卓京,破之,斩首六百余级。京亡入山,追斩其将校数十人,获京妻子。进击繁阳、内黄,复斩数百级,郡界清平。督盗贼李熊,邺中之豪,而熊弟陆谋 欲反城迎檀乡。或以告期,期不应,告者三四,期乃召问熊。熊叩头首服,愿与老母俱就死。期曰:“为吏傥不若为贼乐者,可归与老母往就陆也。”使吏送出城。熊行求得陆,将诣邺城西门。陆不胜愧感,自杀以谢期。期嗟叹,以礼葬之,而还熊故职。于是郡中服其威信。

建武五年,行幸魏郡,以期为太中大夫。从还洛阳,又拜卫尉。期重于信义,自为将,有所降下,未尝虏掠。及在朝廷,忧国爱主,其有不得于心,必犯颜谏诤。帝尝轻与期门近出,期顿首车前曰:“臣闻古今之戒,变生不意,诚不愿陛下微行数出。”帝为之同舆而还。十年,卒。

(节选自《后汉书·铫期传》)

译文:

铫期字次况,颍川郡郏县人。身长八尺二寸,容貌非常奇异,庄重严肃有威风。父铫猛,是桂阳太守,死后,铫期为其服丧三年,乡里都称赞他。光武攻占颍 川,听说铫期有志尚义,召来任署贼曹掾,跟从巡行蓟城。当时王郎檄书到蓟城,蓟城起兵响应王郎。光武立刻驾车出城,百姓聚集围观,喧呼着挤满了道途,车驾 不能通行,铫期骑马奋举长戟,怒目向左右大喊“跸”,众人纷纷退避。到城门时,门已关闭,攻破城门而出。行到信都,以铫期为裨将,与傅宽、吕晏都隶属邓 禹。巡行附近县邑,又完成了到房子县(今河北高邑县西南)去征兵的任务,邓禹以铫期有能力,独拜偏将军,授给兵卒二千人,傅宽、吕晏各数百人。回后向光武 报告情况,光武很赞赏他。使铫期另攻真定、宋子,攻下了乐阳、高禾、肥累。

铫期随刘秀与王郎大将皃宏、刘奉大战于巨鹿(今河北平乡县南)城下,铫期率先登上城池,攻破敌阵,亲手杀五十多人,受伤击中额头,整理头巾再战,于 是大破敌军。王郎灭后,拜铫期为虎牙大将军。于是乘机对光武说:“河北之地,与边塞接界,人们习于作兵,号称精勇。现在更始失政,汉的大统处于危急之中, 海内无所归往。明公据山河之固,拥精锐之众,以顺万人思汉之心,那么天下谁敢不从?”光武笑着说:“你想让你上次传跸之事成为事实吗?”当时,铜马数十万 众进入清阳、博平,铫期与诸将迎击,连战不利,铫期就更加背水而战,杀伤敌人很多。恰巧光武救兵到,于是大破敌军。追到馆陶,铜马都投降了。跟从击青犊、 赤眉于射犬,贼兵袭击铫期辎重,铫期还击,亲手杀伤数十人,身上有三处受了伤,而战正勇,最终破敌并将其驱走。

光武即位,封为安成侯,食邑五千户。当时檀乡、五楼贼人进入繁阳、内黄、又有魏都大姓几次反复。而更始将卓京,正策划在邺城谋反。帝以铫期为魏郡太 守,行使大将军事务。铫期发郡兵攻击卓京,攻破,斩首六百余级。卓京奔到山中,铫期追斩其将校数十人,俘获了卓京妻子儿女。又进击繁阳、内黄,又斩首数百 级,郡界清平。督盗贼李熊,是邺中豪强,李熊弟李陆策划想在城中谋反以迎檀乡。有人把这件事向铫期告发,铫期没有做处理。等到连续三、四个人来告发,铫期 这才召来李熊,询问此事。李熊叩头自首服罪,愿与老母一起就死。铫期说:“做官吏如果比不上做贼快乐,你可以与老母回到李陆那里去。”派官吏送他出城。李 熊出城,找到李陆,带着他到邺城西门。李陆不胜惭愧感激,就自杀以谢铫期。铫期嗟叹,以礼安葬,而恢复李熊原来职务。于是魏郡中都心服其威信。

建武五年,光武巡行到魏郡,以铫期为太中大夫。跟从光武回洛阳,又拜卫尉。铫期重于信义,自从为将,常有降兵下城,但未尝虏掠百姓。在朝廷供职,忧 国爱主,如果遇到他认为不对的事情,必是犯颜诤谏。光武帝曾经想和铫期微服私访,铫期在车驾前叩头说:“臣听说古今的警戒,事变往往不能意料,实在不愿陛 下微行数出。”帝为之回车而还。建武十年,去世。